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甘肃楹联学会 >> 佳联妙对 >> 会员新作 >> 浏览文章

甘肃楹联陇诗月旦——惊蛰篇

时间:2019年04月05日 | 浏览: | 作者:gsylxh |【关闭】 返回上一页

廖海洋,男,甘肃甘谷人。生于1971年5月。甘肃省楹联学会副会长,有诗词联赋作品集《平仄集》梓行。


在甘肃的诗词楹联圈子里,《康县诗词》《洮州诗词》《陇南诗词》《渭城诗萃》《临洮诗词》等公众号都办得很好,内容丰富、活动多彩、人气旺盛,我算是一个忠实的读者。这次点评,我主要对近期他们更新的公众号随机选取一些作品予以点评,以表敬意!仅是个人粗浅认识,不足为训,也请作者和广大诗友们垂教为盼。



康县诗词三首


初  春

朱俊强

春来吐嫩芽,玉女送奇葩。

大雁鸣霓雾,长风舞彩霞。

露珠滋草木,日熠沐山洼。

百鸟齐欢唱,歌声赠万家。

表达不够到位。只有起首一句算是明确的“初春”,其余各句都“有隔雾看花之恨”,颔联绕得远了,意象失之于随意,而且霓雾和彩霞意思过于相近。颈联写景不错。末句“赠”字有味道。


踏莎行·咏春

蕉窗梦影

云撒清溪,柳摇河岸,莺歌燕舞新风暖。红花碧草醉游人,春光酿出诗飞溅。   

喜悦萦怀,笑容满面,童谣唱得芳菲绽。山乡胜景忒多情,馨香缕缕心头漫。

上佳之作。写得春意盎然,满纸明媚。尤其炼字精彩,如撒、摇、酿、溅等字描摹景色十分传神。


初春观红梅

笺上心字

风唤寒枝醒几分,可怜几树醉红云。

春来每度徘徊久,为问新花可见君。

章法纯熟,表达通畅。表现了睹花思人之情绪。顺便说一下,这种咏物的写法是值得注意和仿效的,就是不着意去写物之形状属性品格,而只是旁敲侧击去渲染,用叙事、用抒情来烘托,而效果自现。诗中避开梅花被别人写滥了的疏影暗香凌寒孤傲等意象,而只写了观者的徘徊和对“君”的幽怀。


陇南诗词三首


【忆江南】春来好

张巧红

春来好,曲岸正多情。烟柳凌波藏倩影,桃花星眼引书生。山水竞欣荣。

不错,有《花间集》《尊前集》的风致,两个七字句对仗工整,只是末句有“蛇尾”之瑕疵。


【忆江南】徽州好

张敬年

徽州好,形胜比仙州。飞练悬峰吹雪影,浮云飘宇接山头。江水咏歌流。

不错!两个七字句对仗十分工巧,且摹景如画,令人神往。瑕疵是仙州二字失之于随意,应该改成传说中的仙山胜境“瀛洲”。


【忆江南】春雨

曾玉梅

春天雨,飘洒细如丝。沐浴早花含露绽,剪裁柔柳带珠垂。来去总相宜。

不错!两个七字句对仗工稳,沐浴对剪裁,两个拟人化的词增添了诗情和画意。


洮州诗词五首


惊蛰

李锐

蛰月浮新露,莺鸣卖旧萌。

熏风摇睡柳,杏雨洗寒城。

吐瑞鹅黄秀,凝香鸭绿生。

迎春花未放,空惹故乡情。

上佳之作。首联也对仗,算是一种变格,别有风致。莺声卖萌一词道前人所未道,令人激赏。颔联对仗工巧,表达精切,一摇字、一洗字可算紧扣“惊”字,而一睡字、一寒字可算紧扣“蛰”字,的确是功力老到!颈联也好,鹅黄者,柳也;鸭绿者,水也。下语颇为典雅。尾联转为抒情议论,有余味。只是迎春花未放一句有点单薄了,转的不够有力到位。


无 题 三 首

古月星空

(一)

流云无力乱杨花,渌水茫茫望翠霞。

老泪不知风月路,归来识得一寒鸦。


(二)

雪遮黑土土生香,踏玉归来短褐凉。

枕上无聊多噩梦,而今不敢尽杯觞。


(三)

冬去春来桃李前,绮霞云鹤瞰平川。

田间豆麦何时绿?明月清风饮醴泉。

上佳之作,大为惊艳!三首得七绝流美爽利之韵致。笔法非常纯熟老辣,大有宋人苏轼姜夔范成大绝句的风神。其人心中别有块垒丘壑,读其诗想见其人也。


羚城春晚

长  风

羚城三月日阴阴,夜雪纷飞冷客衾。

欲问春风何处在,土门关外柳杨深。

七绝章法掌握纯熟。前两句铺垫不错,表达了羚城春天之“晚”,后两句自问自答,算是比较好的转合,结句也是以景结情,算是不错的。应该说是作者做了精心构思。


通渭诗词两首


诉衷情

陈鹏鹏

半眉初月倚窗棂,几曲朱弦鸟被惊。

斜影疏香空外断,凭阑与夜话深情。

表达不错。前三句都是写景,营造了一个幽寂清静的夜景,最后引出末句的人来,倒是富有诗意情韵。七绝这种章法很少见,前三句为起承,第四句为转合,因此第四句的任务很重,要求很高,不然转合不够到位,就有写作失败的风险。本诗末句转合还算过关。另外“鸟被惊”造语不稳当,可考虑改为“宿鸟惊”。


雅会迎新

李钦渊

新年萦瑞气,老友话麻桑。

情炽雅轩乐,笔行浓墨香。

点睛灵脉动,开卷绪飞翔。

追梦芸窗逸,金鸡湖畔扬。

此作值得商榷的地方有二:一是句式结构雷同,不够灵活,比如后六句末一字 都是动词(香字是形容词用如动词)。二是个别地方用词不够圆融,还需锤炼。比如灵——脉动,灵是指灵感呢?还是心灵呢?再者与脉动二字搭配也欠妥当,似乎可考虑“毫——舞动”。再比如“绪”字,作为情绪义,是可以讲通的,但终究不如直接用“意”字顺畅自然。


蝶恋花·上元节

风之翼

霓彩倾城连碧汉,窗映灯红,火树长街燦。良苑喧声飞水岸,曲桥婉榭莹光电。 

共此清华人不倦,曾舞鱼龙,千载同欢晏。惆怅阑珊谁独晚,晓风轻浅微云散。

佳作。词的章法掌握较好,上片写景,下片叙事抒情,过片句“共此清华人不倦”过渡自然、衔接很好。“曾舞鱼龙,千载同欢晏”一韵,为回忆,睹景怀人。“惆怅阑珊谁独晚,晓风轻浅微云散”一韵思绪又收回到当下,归结到自身。可谓一波三折,几番顿挫。末句以景做结,情景交融。


题春雪图

程秀剑

玉屑故乡今又逢,隐身一半影重重。

撒盐水里何相似,润物从来不显踪。

表达不够圆融,还需锤炼。鄙见以为,所有文艺作品在表达作者思想感情时,都应以自然妥帖为妙,而不是直接下定义、做判断。也就是说应在叙事写景中透露出思想感情来,而不是像许多宋人写诗那样,亟不可待地现身出来发议论。说了这么多,其实想说的就是,后两句显得突兀了,直接发议论,显得诗味不浓。


Copyright © 2015-2015 甘肃省楹联学会(www.gsylx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金睿网络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金昌南路280号六楼 邮箱:GSYL20110801@163.com 官方微信公众订阅号:甘肃楹联(gsyl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