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甘肃楹联学会 >> 佳联妙对 >> 会员新作 >> 浏览文章

甘肃楹联“每月嘤鸣”二月——隐括《致橡树》作品点评选登

时间:2019年04月05日 | 浏览: | 作者:gsylxh |【关闭】 返回上一页

点评嘉宾:廖海洋,男,甘肃甘谷人。生于1971年5月。甘肃省楹联学会副会长,有诗词联赋作品集《平仄集》梓行。


本期每月嘤鸣的题目是隐括舒婷爱情诗名作《致橡树》,与以往同题作品动辄五六十首相比,这次只有十二首。其实,这种冷落是意料之外而又情理之中的。从中国诗歌史看,我国的爱情诗词,数量上远不如忠君爱国之作,也远不如田园山水之作,同样要少于酬酢庆吊之作,为什么古典爱情诗词会如此小众呢?是中国人无情吗?不是的!人家自由诗就是写一条河、一朵花,都是你侬我侬情呀爱呀的,更不用说写男女之情了。前一阵子,有个女作者还写了“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的惊艳之句。那么,我们古典诗词是怎么了?我的鄙陋认识是,诗人们早已经不会用平平仄仄的方式来表达爱意了。


这又得从中国诗歌史说起。一部两千五百年前《诗经》,其中的爱情诗篇比比皆是,幽会的、表白的、分手的、过日子的,一例的大胆直露而情真意切。到了两汉魏晋,乐府诗和民歌歌词中爱情主题的依然占有相当大比重,那些炽烈滚烫、缠绵悱恻的句子,千载而下读之令人动容,如《上邪》《有所思》等。到了唐朝,除了那首“枕前发尽千般愿”的《菩萨蛮》及其他个别作品,爱情诗词已经越来越含蓄隐晦了,而且还大都是男性诗人们以女性的口吻写的,“奴”啊“妾”啊的,纵然李白也写了不少煽情的拟汉乐府,元稹也写了伤感的悼亡诗,李商隐也写了具有朦胧美的《无题》,但并不能改变唐朝爱情诗衰落的整体印象,诗中爱意已经被稀释地像生理盐水了,稍不注意还尝不到滋味呢。到了五代两宋,“诗庄词媚”“诗以载道”的观念进一步禁锢了诗人们的心和手,谈情说爱的战场全部转移到词上来了,确实也是繁盛灿烂了两百多年,温韦冯晏贺柳周朱,金粉香艳薄幸断肠,煞是情浓意酽。但是,濂洛关闽之学兴起了,中国人开始越来越“向内求”了,越来越崇尚理性、秩序、反省、自律了,南宋末的严沧浪对宋诗下了一个很好的判语:“近代诸公乃作奇特解会,遂以文字为诗,以才学为诗,以议论为诗。夫岂不公,终非古人之诗也。”元明清以降,不仅诗中少见情爱,而且词也“一归于雅正”了,于是不仅爱情诗词看不到,而且连浪漫主义的诗词都近乎绝迹了,到了今时,我们几乎连古风都写不了。从宋朝以来,全中国的诗人都在学杜诗圣,都在诗歌的沉郁顿挫、忠爱仁孝上下功夫,都不去浪漫了,都现实起来了。


呜呼,我说不出话来,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上面一句话先向鲁圣致敬)今时的诗人们,该先放下手头的笔想一想了,如果我们始终在四平八稳的格律里兜圈子,而不是在真情实感上下功夫,而不是挖掘内心的感动和挣扎,如今大家都这么忙,谁还有耐心在微信里多点一下,看你的诗呢?

现在言归正传,开始谈情说爱。


行香子

程分圣

奴爱君家,莫效凌花。藉泉慰、不作莺夸。枉施春雨,日晕休加。况增其高,添其俊,补其嘉。    

比肩橡树,根系深抓。叶融云、共面狂沙。干犹刀剑,贞灿红霞。信岚儿流,枝儿劲,爱儿华。

实话说,这个词牌并不适合隐括《致橡树》,因为都是三、四言的短句,不好剪裁表达。所以从词中看,有些意思显得有跳跃感,词汇也生涩些。比如“藉泉慰”“叶融云”“深抓”“共面”“岚儿”“爱儿”等。整体看,能够忠实于原作,较好地保留了原作诸多意象,也算难能可贵。



我  兮

铜枝俪叶手相牵,愿许终身化木棉。

耻学凌霄常炫耀,和谐琴瑟一年年。

优点是主题突出,表达流畅。缺点是丢失了原作大多数意象,因而少了原作的那种情绪化的力量,何况末句与原作无干。


牟国竑

相依相伴共云霞,咫尺红尘爱为家。

泉水阳光难惬意,雨风霹雳自修姱。

铮铮刀剑斫荆棘,炽炽琴心荡玉槎。

携手年华同绮梦,此身恒许舞青纱。

作为隐括,不算成功。因为离原作太远了。另外,在表达上也显粗糙,比如“咫尺红尘”“荡玉槎”等等。“为”字出律。


八声甘州

王元应

问情天谁个识真筌?多半系攀援。叹凌霄炫耀,鸣禽苦恋,究竟徒然。绝巘殷勤衬垫,四季浚泉源。并日光春雨,一味缠绵。   

我视爱情如木,彼此间,恰似橡树红棉。让根须紧握,枝叶触云端。任由你,铜刀铁戟,我且凭,红硕朵儿鲜。夕阳下,风烟散尽,再证前缘。

上佳之作。意足神完。以设问句起,有味道,有力度。


贺新郎

月影

果若深心汝,绝难同,凌霄花蔓,倚高娇妩。更莫鸟儿为绿荫,一首情歌重复。算慰藉,泉源常与。但把险峰擎高度,衬威仪,甚至光和雨。信未止,情如许。 

身旁并影成双树。任年年,根交地下,叶连云宇。风过呢喃相媚好,谁解个中言语。纵铁干、如刀如斧。吾亦花红如赤炬,共寒潮,同赏霓虹舞。结永爱,唱金缕。

佳作。下阕尤佳。原作连用六个意象否定传统爱情,所以如何在隐括之作中把这种否定意味表达出来是非常关键和必要的。尽管“更莫”具有否定意思,但表达上不够妥帖,而“算”“但”这两个填词中很常见的副词,用上后自然显得有“词味”,并没有表达出否定意味来。其实古文和诗词中,表达否定意思的副词还有“肯”“敢”“忍”等词,“肯”有不肯、岂肯、怎肯等意,如“肯数邺下黄须儿”;“忍”有不忍、何忍、怎忍等意,如“忍使朝朝喂猛虎”;“敢”有不敢、岂敢、怎敢等意,如“敢望京都几岁还”。所以这里的“更莫”可易为“不学”或“不做”,“算”可易为“肯”,“但”可易为“不”或“岂”,这样的话,否定意味就很明确强烈了。


越溪春

巩晓荣

君体挺然如橡树,奴比木棉花。爱君不学凌宵附,鸟自鸣、泉泡凉茶。不仰高峰,阳光雨露,烟景春霞。   

根和大地相叉,风拂叶沙沙。似刀如剑火炬赤艳,相融露冷天涯。同享雾岚虹永伴,亲土长红葩。

此作隐括不够成功。原作连下六个否定意象,改作时要把否定意味凸显出来,才算忠实于原作。“鸟自鸣、泉泡凉茶”一句,既看不到否定意味,而且泡茶之说也跑得太远了。词有领字和字逗之机杼锁钥,可以说这就是李清照所谓的“词别是一家”的密码之一,恰当地把握了领字技巧,妥帖地安排好字逗和句式,则词的本色味道就会像花木的芬芳而不是像丫环的脂粉一样散发出来。此作“不仰高峰,阳光雨露,烟景春霞”一句,“不”字不能成为领字去否定阳光雨露、烟景春霞,这是这个词牌自身句式设计所决定了的。还有字逗有时候是词牌并不明确地标示出来,而只是按照创始词作和传世范词来掌握,比如八字句,按照惯例要么是上一下七,要么是上三下五,绝不会是上四下四,本词牌的“似刀如剑火炬赤艳”这个八字句,传世范词是独特的上二下六,如欧阳修“有时三点两点雨霁”。另外,本作词汇生造问题还需注意。


风之翼

巍巍茂塬上,慕君高且坚。

不学凌霄花,攀援徒可怜。

绿荫啼痴鸟,啾啾亦萧然。

慰藉知幽意,四时滋清泉。

威仪赖险峰,化雨碧云天。

此情何缱绻,莫谓只缠绵。

飒飒在高岗,伴君为木棉。

根结厚土下,云叶风中连。

雷电惊霹雳,寒暑霜雪边。

傲岸君倚剑,红棉火样燃。

亦赏虹霓绮,共沐紫岚烟。

相知岂朝暮,天涯若比肩。

相守岁月老,赤诚与山川。

佳作。隐括为五言古风,最为得体,胜过长调词,让人油然联想到古诗十九首和建安魏晋时期的那些作品。此作质朴中有旖旎,平静中含激情,与原作很般配。


彭春枫

慕君伟岸根相结,同沐风霜做木棉。

并蒂愿陪双翼鸟,情深鹣鲽共云天。

没有准确理解“隐括”的要求,离原作太远。舒婷不想做鸟,不想做花,只想做一棵高大的树,所以并蒂莲和比翼鸟都显得唐突了。


杨东军

攀附凌霄花意何,高枝妩媚正蹉跎。

绿荫剑嶂随它去,痴雀清泉枉自磨。

敬那木棉同橡树,齐天云叶共山坡。

由来永是根盘地,携手风霜一路歌。

佳作。前四句句句为否定,但没有出现“不”“莫”“岂”等这些明显的否定副词,后四句表明志向,也是化裁得宜。整体看,显得轻灵活泼,不凝滞于原作。


孙元利

攀枝附势不为然,根植田畴叶碧鲜。

经得风霜同厄苦,不离不弃意绵绵。

隐括原意较好,但篇幅短小,丢失了那些鲜活的意象,减弱了表现的力量和韵致。


罗武第

不慕凌霄顺壁爬,和鸣琴瑟弹琵琶。

悦君铁臂英雄树,赏我齐肩木槿花。

喜看旌旗雷岭绽,坦然闪电黑云加。

同行一任风霜妒,根入泥中脚踏沙。

隐括原意尚好,表达也有一定功底,但失之于随意,是为缺憾。首句不错,次句无据,“弹”字平仄有误。第二联本来是很有表现力的两句,但对句失之于随意了,舒婷是拒绝做花的,怎么木棉树变成木槿花了?木槿换美丽或胜利如何?第三联失败,旌旗无据,对句无理。尾联尚可。


贺新郎

廖海洋

问妾怀君意,肯学它,凌霄攀附、鸟儿娇气。不效泉源清凉水,不做险峰高屹。更休道,阳光春醴。妾是木棉参天树,誓云中地下连一起。根与叶,长牵系。   

铜枝铁干君如戟,妾犹如,繁花千朵、火红瑰丽。共享流岚和虹彩,共御寒潮霹雳。自终始,偎依并立。相砺相容相敬重,算两情真处才如此。吾与汝,共诠释。

敝作忠实于原作,中规中矩,算是平庸之作而已。“妾”字原本想增添一点古意,但细细斟酌,还是“我”字妥帖些。



Copyright © 2015-2015 甘肃省楹联学会(www.gsylx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金睿网络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金昌南路280号六楼 邮箱:GSYL20110801@163.com 官方微信公众订阅号:甘肃楹联(gsyl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