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甘肃楹联学会 >> 佳联妙对 >> 会员新作 >> 浏览文章

“每月嘤鸣”栏目十月——隐括《再别康桥》作品点评选登

时间:2018年12月01日 | 浏览: | 作者:佚名 |【关闭】 返回上一页

点评嘉宾:廖海洋


甘肃省楹联学会推出同题隐括徐志摩新诗名作《再别康桥》,得到诗家联友们的热烈响应,此次共收集到投稿作品50人54首,令学会颇感快慰。隐括之体,古已有之,宋代大盛。苏东坡曾隐括陶渊明《归去来兮辞》为词,黄庭坚曾隐括欧阳修《醉翁亭记》为词,有个叫林正大的更是将古文、古诗、近体诗隐括成词40余首。传世名篇《归去来兮辞》《醉翁亭记》《兰亭序》《赤壁赋》《将进酒》《蜀道难》《饮中八仙歌》都曾被隐括入词,或裁律为诗。

那么,该如何理解隐括体呢?鄙见以为,就是一种文字游戏。不必有自己的思想感情,只是“裁剪”“修补”“雕刻”,以适应新的款式、尺寸,而原来的质地、材料、颜色都予以保留。本期题目是隐括新诗《再别康桥》为格律诗词,难度不可谓不大。但从收集来稿看,质量普遍较高,珠玑甚多。但也有一些作品把握不到位,意象有偏差、词汇多自造、色彩任涂抹,徐志摩与康桥的告别,成为了自己别康桥,也有纵笔驰骋者,写成了自己别断桥。

新诗问世百年来,产生了许多思想性和艺术性都很好的作品,而古典诗词历经三千年辉煌灿烂,近年来又趋复兴之势,新旧诗“凿空”壁垒,进行直接对话、联姻,何尝不是一种很好的尝试呢?我们来具体看看这次包办婚姻的效果吧。


王传明

招手轻轻去,还如悄悄来。

柳枝疑艳影,荇草似青苔。

虹碎潭沉梦,篙撑星在怀。

康桥因我寂,不带片云回。

佳作。意境相侔,剪裁精当。中二联对仗工巧。


月影

满庭芳

再别康桥,轻轻招手,似如前日来时。夕阳河畔,烟柳拂金丝。摇曳波光艳影,心头上,漾起涟漪。销魂里,青荇潇洒,清浅弄香泥。     

依稀,榆荫下,霓虹碎却,沉淀春菲。但漫溯长篙,幽境谁知。虫语笙箫俱歇,唯只有,一叶星辉。伤情处,挥挥衣袖,不带片云归。

佳作。剪裁得当,雕琢精工。


魏宏举

水调歌头

来既默无语,去亦掩心扉。西天云彩悠荡,招手向斜晖。金柳新娘河畔,青荇油油泥软,甘作草菲微。浮藻碎虹梦,潭水静榆帷。    溯往梦,篙点翠,小舟移。漫披青草,斑斓星耀放歌吹。离绪笙箫悄歇,溽夏昆虫沉默,为我惜相违。挥手自兹去,不撷片云归。

佳作。剪裁精当,意境契合。


陈乐道

漫溯柔波向彩云,轻挥衣袖忍相分。

留将艳影心头驻,听罢笙箫泪乍纷!

佳作。惜墨如金,高度概括。只是“笙箫”是沉默的,怎么还“听罢”呢?


临潭武锐

悄然而至轻轻走,挥手夕阳过山坡;

渠中清荇摇艳影,岸边金柳漾柔波;

康河撑篙曾寻梦,剑桥望星昔放歌;

衣袖片云不带去,夏虫解意也沉柯。

不符合七律格律,就当古体诗吧。中间两联对仗概括甚佳!只是山坡是哪座城市的?河怎么变成渠了?沉柯是何意?


黄天明

轻来又轻去,不带片云装,

影艳心头荡,荇青波底扬,

撑篙寻旧梦,望柳是新娘。

悄别挥挥袖,停歌虫默伤。

隐括不够全面、不够精当。韵脚“装”“扬”描绘都不准确。


张万鹏

康桥望断影清柔,两岸榆荫夹梦流。

细雨轻风行慢慢,晚霞夕照步悠悠。

曾经箫韵堪回味,入眼斑谰惹歌喉。

撕片白云拂袖去,沉柯依旧笑弯钩。

前四句描摹不错。但有作者个人游别康桥之嫌,细雨怎么下起来了?白云说好的不带走,怎么偏又撕下来了?还是“拂袖”而走?“沉柯”是月亮吗?


听雨轩

临江仙

揉碎彩虹金柳艳,青荇水草招摇。夕阳懂我静悄悄,清潭榆影下,寻梦一长篙。    

满载星辉歌未起,柔波沉淀笙箫。轻挥衣袖远康桥,此心安放处,再别又今宵。

意境高度契合,佳作。只是“荇”“一”平仄有误。


杨镇勇

夜举柔风拂眼明,康桥挥手满离情。

碧萍软系摇天籁,绿荇流连念地名。

半掩湖光虹彩动,斜飞衣袂柳丝萦。

依依作别飘然去,留得闲云谢国英。

神采离得较远。属于作者游别康桥。


佛曰花开

莲步金摇将欲别,长如款款那时来。

飞光柳岸云霞蔚,泛碧兰江水草开。

急桨初心参紫汉,轻帆晚色上瑶台。

笙箫脉脉萦红袖,此去相思未可裁。

属于作者别断桥。“莲步”“红袖”应该是苏小小的吧。


风入松

翩跹艳影岸边行,云彩柳轻轻。新娘招手波光里?兰舟催、榆荫难量。水草招摇霞色,软泥散发芬芳。   

放歌浮藻梦幽香,虫鸟那厢狂。柔波揉碎笙箫怒,正驰溯、彼岸相望。我去焉思何禁,我归也念无央。

属于作者游别康桥,新娘也在抢镜,歌也唱了,笙箫也怒放了。上半片雕琢景色倒是很好。


我 兮

歌声未放默笙箫,满载星辉藻荇摇。

十里波光追艳影,挥挥衣袖别康桥。

高度概括,神韵犹存。只是“十里”没来历。


瘦竹依廊

临江仙

金柳摇丝空惹恨,无端又别康桥。夏虫不语歇笙箫。此身何所似,浮藻任风飘。     

忆昔惊鸿曾照影,而今云水迢遥。徒将旧梦问兰桡。夕阳犹可待,人去不如潮。

剪裁颇具功力,只是发挥稍过。属于作者游别康桥。


何强

金柳依依河畔行,康桥挥别步轻轻。 

波光艳影心头漾,青荇油泥水底横。 

虹梦沉浮揉绿藻,长篙漫溯荡繁星。 

夏虫静默来相送,一袖离愁怎诉倾?

颇具原作神韵。中二联对仗工巧,摹景生动。


巩晓荣

蝶恋花

彩云徘徊西岭妍,再别康桥,举手云霞远。艳影波光随柳穿,柔波绿藻新娘婉。    

漫夜星辉天际现,梦里相思,揉碎千般愿。沉默虫儿萧笛乱,彩云作别何时见。

属于作者游别康桥。西岭也有了,笛声也响了,艳影、波光两句含混费辞。


千年调

挥手向云霞,又别廊桥去。夕照波光柳岸,艳影鸟语。柔波荡漾,秀映新娘煦。揉青藻,望彩虹,榆柳树。  舟摇碧海,向绿处漫溯。横笛天际默默,婉曲难诉。梦中幽意,难谴相思绪。夏虫隐,更长亭,谁共侣。

前两句不错。演绎太过,如鸟语、碧海、横笛、长亭。有生造词语之弊,如“秀映新娘煦”“横笛天际默默”等。


封丽珍

行来忆旧游,思绪任勾留。

青荇相思老,碧潭寂寞幽。

星辉装点梦,岁月缈轻舟。

挥手康桥畔,回身烟柳柔。

原作的元素保留太少,看不出是“告别”,属于作者游断桥。


张富有

临江仙

金柳秋风寒霜白,星辉暂别康桥。相思如水恨迢迢。丽人纸伞下,云彩向南飘。 

榆荫烟霞升轻影,夕阳依旧招摇。守望似梦爱相邀。惜时缘分在,把酒问新潮。

属于作者游断桥。夏日有了秋风白霜,来了丽人,撑了纸伞,发挥太过了。

陈永高


怆然再别是康桥,忍与清溪鸣竹箫。

夕照柳梢留艳影,虫藏草底听愁潮。

何来浮藻碎虹梦,曾借长篙荡月谣。

回首彩云情不禁,满天寂寞到今宵。

笔法不错,造境相似。颈联写景甚佳。但终嫌隔了一层。


牟国竑

浮藻凌波踏夕阳,康桥游子伴新娘。

轻轻挥别依稀梦,默默吟哦若许觞。

云彩涟漪思缱绻,湖光潋滟映芬芳。

星辉一夜拂金柳,揉碎笙箫尽是殇。

属于作者新婚相偕游康桥。不过颈联对仗极其精巧,涟漪与潋滟同声母连绵词成对,缱绻、芬芳为叠韵对。


王文婧

行香子

天上星明,河上风轻,正今夜,水面波平。夏虫声悄,再别心惊。况夕阳柳,水中荇,动离情。

撑篙寻梦,抛却箫笙,又揉碎,浮藻清泓。今宵沉默,泪眼盈盈。忍挥衣袖,别云彩,恨浮萍!

造境尚好,剪裁不错。只是丢失了原作的一些重要元素,就当是徐氏首别康桥吧。

杨树林

定风波

金柳依依绿岸行,康桥辞别步轻轻。招手飘来云一朵,谁个?美人含笑立娉婷。     

撑起长篙驰碧水,微醉,湖中青荇梦中生。默默夏虫犹静候,挥袖,晚霞照送路儿明。

词是好词,造境契合,只是多了个美人,估计是金发碧眼的。


程秀剑

犹记康桥夏夜中,并肩藤椅爱吹风。

青葱岁月随人去,唯有溪边柳识翁。

属于作者忆游康桥。


赵黎明

又别康桥去,悄然兴客程。

柳丝摇水翠,荇藻出泥青。

梦绕一潭影,情萦万点星。

新蝉歇吟唱,不带片云行。

佳作。中二联雕琢精工,章法严谨。只是多了一只蝉。


王元应

别绪如丝柳若裁,波光艳影扣扉开。

榆阴挽我撩青荇,潭影涵虹散绿苔。

画舫星河凭漫溯,骊歌箫管不须哀。

归时犹恐惊蝉梦,举袂轻挥向碧隈。

笔力甚健,造境清空。但却是作者游别康桥,画舫、箫管(奏了)、蝉梦、扣扉均不属于原作。


洞仙歌

波摇新绿,对康桥无语。远处斜阳入云树。柳裁金,妆就二八娇娘。心旌荡,藻荇堪为俦侣。     

潭影浮虹蝀,揉皱涟漪。篙破浮萍觅芳渚。欲挽星河下,载入兰舟。情难抑,骊歌半句,忙打住,莫令夏虫知。凭来去,翩然恰如鸥鹭。

清空无伦,上追南宋风味。语言也化裁不错。“忙打住”三字不合时宜。


何克林

那时燕子信天游, 挥袖嫣然乘小舟。

一棹离思摇旧梦, 三千别绪织新愁。

何当痛饮清泉水, 应有欢欣明月楼。

尤忆康桥河畔影, 蓦然回首路悠悠。


属于作者忆游断桥。

花好月圆

三字令

寻旧梦,路迢迢,舞长篙。河畔柳,镀金摇。眼中虹,藏艳影,爱难描。    

轻漫溯,任风飘,彩云遥。空怅惘,默笙箫。匿蛩音,深叹息,在康桥。

三字令词牌不易填,似乎也不适合用来隐括,原作神韵很难体现,观此作可知矣。


紫烟

临江仙

寻梦泛舟波揉碎,夕阳又过康桥。软泥青荇影招摇。夏虫声歇处,独自弄长篙。     

船载星辉凭漫溯,柔条河畔听潮。清潭沉梦记良宵。西风催别恨,无意理笙箫。

佳作。神形毕肖。只是夏日吹起了“西风”。


风之翼

再别西云染落晖,桥横丝柳更依依。

柔波梦里碧青荇,残影虹边浅素衣。

几许流光愁思绪,一篙渌水散星辉。

轻挥袖底寂寥色,悄隐虫声知客归。


剪裁较好。起结尤佳。

南恒

金缕曲

日落天将暮。望长空、康桥再别,轻轻来去。金柳娇如新娘影,河畔婆娑自舞。羡青荇、柔波看取。揉碎彩虹榆荫里,弄浮萍、惟愿长相聚。恍入梦,真如许。   

长篙慢溯更深处。且满载,一船星辉,放歌金缕。吹断笙箫俱沉默,沉默夏虫不语。但谁念、异乡孤旅。不带片云挥衣袖,悄别离、去矣休回顾。恨欲泪、迸还住。

佳作。最为忠实于原作,既写出了《贺新郎》词牌的蕴藉与顿挫,也再现了徐氏的轻愁浅恨。


王建军

如梦令

再别康桥心乱,情断吟诗河畔。榆柳戴星辉,汇聚万千思念。伤感。伤感。但愿有缘再见。

《如梦令》字少拍促,似乎不适于隐括,所以丢失了原作的许多元素。


丁广铭

菩萨蛮

康桥欲别无人晓,夕阳金柳新娘俏。寻梦屡添愁,康河艳影秋。甘为青荇草,恋此波光老。无奈别康桥,云舟轻舞篙。

笔力饱满,尤其“甘为青荇草,恋此波光老”两句,最值得称道,似乎这组作品中未曾有人这么表达过,而这两句表达的意思应该是徐氏非常钟意的。但总体来看,仍嫌丢失原作过多。


贺永粹

满庭芳

暮霭沉沉,斜晖脉脉,垂杨恰似娇娥。隔栏忍看,青荇戏流波。浮藻榆荫缱绻,雕栏处、霓影婆娑。桨声起,兰舟漫溯,旧梦绕烟萝。     

 情多!谁负了,水中星子,月下初荷。任尘落笙箫,懒顾摩挲。且听夏虫私语,康桥下、不唱离歌。须明日,云霞未醒,独与别康河。

词牌选择非常得体,适合写离别,适合怀旧,情绪意境还原也到位,只是演绎稍过了(荷花哪儿来的,起首八个字意思有重复)。


郭廷瑜

故地来兮今别矣,轻挥衣袖倍思君。 

河边金柳方新嫁,梦里跫音又伫闻。 

一竹长篙声切切,满船星月夜殷殷。 

夏虫青荇笙萧默,那座康桥那片云。

首句和第三句熔冶原句非常好,但其余句子都不够圆融或准确。


杨克勤

八声甘州

 任长天涌浪入心河,夕阳伴孤舟。正霜辉金柳,风摇绮梦,清影谁俦?一把长篙指岸,载得灿星游。皎月临浮藻,难锁歌喉。   

 已是萦魂多日,对老荷叶卷,能不凝眸!纵涟漪消隐,青草漫芳洲。黯情时、笙箫沉寂,侧耳听蛩语似含愁。轻挥手、在苍穹下,但见云留。

词牌选择恰当,很适合写离情别绪,情绪渲染很饱满、到位。但是应该是误解了“隐括”“改写”的宗旨,所以只能算作者游别康桥。


王明月

夕照余晖映,河边细柳娆。

波柔舟漫溯,泥软荇轻摇。

梦境彩虹美,现实冷雨浇。

愁心无寄处,重走那康桥。

前四句剪裁很好。颔联浓缩精当,余晖应作余霞。“现实冷雨浇”凑对太随意。尾联结束无力无味。


程分圣

欣来悄去袖轻挥,只恋桥边夏柳瑰。

河畔霓虹辉碧藻,泥中青荇柔清晖。

潭心沉下斑斓梦,水上描摹细细眉。

漫溯星光击健棹,江舟不载片云归。

意象剪裁、词汇浓缩尚好。遣词属对不够讲究。


程分圣

柳梢青

过海漂洋,舟横河畔,呓梦桥廊。草卉招摇,柳风波皴,霓彩红妆。    

笙箫送走夕阳,醉迷处、离歌富藏。云驻西厢,夏虫沉默,衣袖轻扬。

演绎太过,属于作者游别断桥。


冯克平

脉脉余晖映碧涛,别来一梦是康桥。

浮萍还似伊人影,笙管犹温月下谣。

缱绻声中声缱绻,逍遥梦里梦逍遥。

绰然挥袖翩然去,何带片云心上飘!

原作信息丢失太多。可算是作者游别断桥。


秋子

桥畔忆佳人,夕阳抚旧痕。

绿萍浮藻乱,金柳吊枝沉。

彩梦盈潭底,笙歌绕棹襟。

心存娇艳影,挥袖作别吟。

演绎太过,比如“佳人”“笙歌”都未遵循原意,可算是作者别康桥。有生造词汇之弊,如“吊枝”“棹襟”。


王世潮

康桥金柳晚霞明,青荇柔波荡客情。

逸兴撑篙寻梦去,一塘虹碎释人心。

诗是好诗!笔力饱满,提炼甚好。缺点有二,一是押了方言韵,心与明、情不该放在一个韵部中。二是写成游康桥了,而不是别康桥。


杨学震

去來桥畔云,柳映晚阳曛。

荇藻潭边乱,星辉船尾纷。

康河揉碎影,客梦寄离群。

再別挥衣袖,心歌未可闻。

改写中规中矩,不错。


寒冰

南乡子 

挥手步轻轻,再别康桥岸上行。青荇成泥多少憾?痴情,金柳新娘爱慕倾。    

水草表真诚,满载星辉路几程?云彩夕阳虹似梦。心清,沉默夏虫不作声。

剪裁尚好,表达嫌随意,比如“岸上行”“水草表真诚”,还有云彩、夕阳、虹三词堆砌等。


钗头凤

轻轻走。招招手。夕阳西照黄金柳。笙箫弄,清歌涌。行行青荇,水中飘动。送!送!送!      

回回首。挥挥袖。一篙船影离人瘦。心头痛。康桥恸。夏虫沉默,彩云飞凤。梦!梦!梦!

个人感觉,钗头凤是最难填的词牌,一是换韵怪异,格调冷硬;二是上下片末句的三叠字韵,极难做到与上一句不即不离。至于这一首,熔冶重构尚好,但气氛营造过于伤感,如“痛”“恸”,改变了徐氏轻愁闲恨的格调。另外两组三叠字韵都有点“硬语盘空”的突兀感。


尚丕礼

吾将别离兮,悄无声息,

吾曾徘徊兮,亦无声矣。

挥手作别兮,西天云霓。

岸柳袅袅兮,美人婷婷。

倩影鱗鳞兮,悠心逸逸。

荇草郁郁兮, 葳蕤多情。

予欲拟共荇藻兮,伴游魚而不离。

将兰棹之漫溯兮,寻吾梦其旖旎,

若星辉之烂漫兮,亦斑驳兮陆离。

欲御扁舟放歌兮,虽鼓喉而无声,

夏虫亦知我意兮,皆缄默而寂寂。

离兮别兮康桥兮,何戚戚而踟蹰?

挥袖不忍反顾兮,独孑然而一身,

怨兮恨兮且去兮,思再会于无期。

上佳!纯是屈子《涉江》风味,反复容与徘徊,如怨如慕,与原作形神毕肖。唯有“拟共”一词不够妥帖。


刘晓晨

临江仙引

莫喊,传染。思娇亲,诉离三。青青水里三千,细柳摇池水,恰如影流圈。梦寻支点,长夏静空,

青草处逢搀。    满腹才华如醉立,回看汝义绵绵。默默何妨语,更深亲犹专。轻轻的我走了,自今一水孤眠。

脱离原作太过,属于作者游别卢沟桥。有生造词语之弊,如“诉离三”“水里三千”“影流圈”“逢搀”“更深亲犹专”等等。


吾走若吾逢,轻辞彩画东;

娇娘飞海上,倩影在心中;

青草水边舞,容身江上空;

榆萌一池水,金柳满江虹;

寻梦长枝举,贪青月色朦;

满怀如水影,放醉在天风;

沉默似烟树,别离无故丛;

无言今语鸟,寂寞此康艨;

悄悄吾辞别,轻轻汝悄衷;

轻轻挥衣袖,不带一溪红。

脱离原作太过,属于作者游别康桥。有生造词语之弊,根源在于思路未理顺,句意跳跃太大,同时词汇积累不够,导致生造。


高维和 

怕惊夕阳轻挥手,西天云彩衣袖捉。

河畔金柳摇艳影,水底青荇荡柔波。

榆荫清泉沉虹梦,星辉满船溯康河。

游子别离歌欲纵,今晚笙箫是沉默!

不符合七律的格律,就当古体诗吧。倒是忠实而完整地做了“隐括”,诗情画意都有。


艾叶

夕阳金柳荡柔丝,最是多情管别离。

沉淀晴波虹似梦,招摇青荇藻如诗。

星辉水底偏怜夜,愁起心头更有谁。

摄尽康桥河畔色,彩云衣袖被风吹。

佳作。熔冶较好。中二联对仗工巧。缺憾是原作元素丢掉了一些。


独吟天下  

喝火令

踯躅亲云彩,无非恋那桥。荇青浮水曳波邀。篙影划开春梦,思绪寄笙箫。    

眷顾何时了,频频把手招。眼前风景尽招摇。醉也如歌,醉也意逍遥。醉也似云来去,不管路迢迢。

词是好词,奈何离原作过远。尤其摊破三句,完全是借他人酒杯,消自己块垒了。属于作者游康桥。


何乃政

浣溪沙

不望康桥泪已迷,斜阳金柳水浮低。波光艳影别无期。 漫溯长篙圆旧梦,轻摇短棹颤星辉。频回头处彩云追。

隐括尚好。的确是告别,的确是徐氏在康桥。


卢彪

我欲轻轻去,西天云彩撩。

柳姿心底荡,荇影水中摇。

浮藻沉潭梦,长篙漫草娇。

星辉船满载,挥袖別康桥。

隐括尚好。留有余味。“漫草娇”是败笔。


廖海洋

贺新郎

再与康桥别。算这番、轻轻离去,几番纠结。河畔金丝波心荡,荡起涟漪千叠。招手处,夕阳明灭。青荇软泥柔波里,更长虹揉碎浮萍屑。心已醉,梦犹切。    

长篙漫溯扁舟发。且满载、星辉万点,骊歌一阕。无奈笙箫俱沉默,一晌秋虫都歇。谁怜我,此时愁绝。步履轻轻还悄悄,纵云霞半片不沾撷。吾去也,泪盈睫。

鄙人所作,评论交给读者。


为隐括体作评,鄙人实在勉为其难,毕竟这也算是这个时代的新事物,又兼自己才疏学浅,所以下笔难免惴惴不安,一言半语幸而说中的情况或许有,瞎子摸象信口雌黄的情况必然多,至于来自作者的反驳和读者的讪讥,此刻我也顾不上管了。


Copyright © 2015-2015 甘肃省楹联学会(www.gsylx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金睿网络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金昌南路280号六楼 邮箱:GSYL20110801@163.com 官方微信公众订阅号:甘肃楹联(gsyl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