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甘肃楹联学会 >> 佳联妙对 >> 会员新作 >> 浏览文章

陇诗月旦第一期

时间:2018年11月07日 | 浏览: | 作者:佚名 |【关闭】 返回上一页

点评嘉宾:廖海洋

先说点题外话。中国古典诗词的评论,自古以来,就是个江湖。但凡有点名头就热衷于拉山头、开宗派,然后互相攻讦,没个消停。《沧浪诗话》标举盛唐、鄙薄江西派,而江西派则推崇杜甫和韩愈,整个大宋朝,诗人们都在使劲地挤进江西派或使劲地与江西派撇清关系。明七子们的口号是“文必秦汉、诗必盛唐”,所以宋诗又成了箭靶子。到了清朝民国,浙西词派与常州词派打嘴仗打了两百年,后起的晚清同光体也越来越增大了批评别人的音量。诗话、词话汗牛充栋,往往都是一家之言、意气之争,难以做到持论公允,但凡别人的作品有一点疏漏,往往会被抓住辫子而嘲讽。著名的《随园诗话》在获得巨大名誉的背后,却是多方的严厉的批评,因为袁枚在诗话中收诗太滥,情面太软,徇私太厉害,这一点袁枚本人是承认的。现在已经成为古典文艺评论的经典之作的《人间词话》,在当时面世之初,却受到了当时诗词界大佬们的集体冷遇,因为王的新颖观点是与《蕙风词话》《白雨斋词话》《复堂词话》《介存斋论词杂著》这些同光体大佬们的观点是相左的。包括这些人在当代的徒弟们唐圭璋、俞平伯、叶嘉莹等,对《人间词话》都是有多多少少的抵触的。所以呢,诗词评论,其实是非常难做的,一来观点很个人化,仅是一家之言,难得到广泛认可;二来观点很容易情绪化,成为攻击的矛头或者成为被攻击的靶子。三来观点难免是片面化的,由于信息不对称,评论者很难了解到作品的深层次意涵,导致观点肤浅偏颇。尽管如此,文艺评论,仍然受到了各方的重视,比如国家层面近年就成立了中国文艺家评论协会,诗词的评论赏析,始终还是受到读者欢迎的。鉴于此,海洋愿意做一些这方面的尝试。


卜算子·山菊花

霪雨冷凄凄,路有行人叹。

落木啼零百草前,又是秋分半。

谁著赭黄衣?犹在山坡窜。

饶是陶潜人未还,引得君来看。

小令词篇幅短小,当惜墨如金,而且绝大多数词牌都是分为上下两片的,又句式长短不齐,所以章法安排应该很严谨才好。此作不够成功。问题有二:一是思路零乱。上片首句写景,次句说人,第三句又写景,第四句说时令,思路跳跃性很大。下片终于说到山菊花了,但又是身影一闪就消逝了,后两句转折议论倒是应有之笔,但稍显突兀。整体来看,有满目狼藉之感。二是用词粗率。如用“窜”字比拟山菊盛开,并不准确而传神。“饶是”一词是假设之意,用在此处不合适,此处应该用表示因果关系的词为妥,比如“定是”“当是”等。统而言之,问题在于作者诗词创作的根基还不够扎实,在构思表达上有些顾此失彼,单纯注重了押韵和协调平仄,而忽视了表达的准确、自如和雅致。



秋日行吟五首之赴陇南途中

十月休长假,驱车向陇南。

霞铺百重岭,树接几层岚。

村落烟中起,秋声画里参。

行看风景丽,一路兴方酣。

佳作。其佳处有二:一是章法谨然有序。首联起得自然,铺垫到位。中二联写景,承接、渲染丰富多彩,尾联转合干练,留有余味。二是写景笔力弥满。颔联出句以霞喻秋叶秋花,可与毛主席“层林尽染”之名句相映照,陇南多山,故曰百重岭。对句因陇南多雾,山岭重叠,故树木高下错落,云烟分层萦绕。“铺”“接”炼字很好。白璧微瑕的是颈联对仗句中,出句与对句斤两不当,出句摹景生动,很有味道,但对句要明显弱一些,有些生凑的嫌疑。


十年重游嘉峪关东湖

十年一梦有还无,故地重游入画图。

不看祁连山上雪,东湖直道是西湖。

诗思新巧,转结有力,有言外之意。将塞外之明丽誉为江南之旖旎,然不动声色,只是点出东湖在雪山之下,顿感诗意盎然,令人遐想。


雨中行吟

人生浪漫相痴事,捡拾童心独自行。

花伞撑来新境界,青春梦列旧浮名。

雨中青女穿貂过,风里白杨疑水听。

回首向来天黑处,渐行渐远渐无晴。

据诗前小序,夏日雨中,作者撑伞独行,路遇一女撑伞迎面而来。作者对此心生美感诗意,以诗抒写浪漫情怀。可惜的是,这首诗实在不够成功,未表现出序言所说的那种情感,有点像一个不善言辞的人给别人讲笑话,自己讲得津津有味,但听众听不出笑点在哪儿。另外,笔触也嫌粗粝,穿羽绒服怎能说成“穿貂”呢?中二联的对仗句也显牵强费力。


童趣拾遗八首之一

秸秆长长扛在肩,秋高伙伴最贪玩。

出操好趁朦胧月,枪挑西山月半弯。

七绝篇幅短小,所以不容许有冗词闲字,必须像老杜赞曹霸画马那样“意匠惨淡经营中”,要精巧构思、一气呵成才好。《童趣拾遗》是组诗,共八首,构思上基本都做到了“惨淡经营”和“苦心孤诣”,所以颇有画面感和亲切感,昔年童趣跃然纸上,此首末句更是出彩,情景交融,诚如王国维《人间词话》所谓:一切景语皆情语也。


鹧鸪天·无题

近日心宽体亦宽,归来多费买衣钱。

几支歌曲昏昏睡,一本诗书慢慢翻。

呼老友,赴新筵,塘边静坐复垂竿。

人生味在寻常处,不到江湖地自偏。

作者是女词家秋宝。其作品大都只是描摹日常生活,抒写情感纠葛,但调遣词语的功夫非常厉害,往往一首作品读过去,读者会油然生慨:这种事情我也经历过,这种想法我也产生过,这种情绪我也挣扎过,但我却没本事表达得这么信、达、雅。严羽《沧浪诗话》强烈推崇盛唐作品和此前的汉魏两晋的五言诗,王国维《人间词话》则崇尚唐五代北宋诸人,统而言之,都是强调作品应自然、质朴、流畅,不矫揉造作,不堆砌辞藻,不多用典故,而是纯粹以气驭辞,以情动人,以意取胜。


《鹧鸪天》词几乎可以看做是一首七律,由于都是整齐的七言律句,又因为过片的七言句变为两个三字句,所以比七律更显活泼、流利,在词里具有明快、爽利的风格。具体来看这首《鹧鸪天》:首句说心情好,所以身体也感良好,所以才开心地逛街买衣服。生活也颇为悠闲惬意:听歌、睡觉、看书、写诗。过片过渡和转折很好,从家里转到社会,会友、吃饭、郊游、钓鱼,末二句以议论抒情作结,道出人生要有平常心,心静自然凉,心远地自偏,结束从容而自然。这首词既无华丽辞藻,也无任何典故,也没有炫耀修辞技巧,唯一的技巧就是首句用了两个“宽”字的“复沓”的修辞手法,倒是显得蕴藉多姿。陆游说“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好诗词的确不在辞藻、修辞、典故、形式,而在于有情感、多练习。


鹧鸪天·梦在心头萌动芽

一架长藤开喇叭,小康日子向谁夸。

动车来往驰田野,网络东西邮地瓜。

从万里,入千家,好风助力大中华。

应时也把良机握,梦在心头萌动芽。

这首词的特色在于新词汇的应用。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生活,所以应该有属于自己的文学,我辈写诗填词,应当有这个时代的风貌和印记,如果一味地追求所谓的“醇雅”“清空”,拾取南宋清客孽臣们的唾余残蔗,试问作品会有几个读者,会有多久的生命力?此作意象开阔、思路畅达,用时新词语写时新事,把网购电商写得很生动,洋溢着一股清新健康的生活气息。唯一的瑕疵是,题目不该“偷懒”挪用正文中的既有句子。如果诗词的题目挪用正文中的句子,可以说几乎没有了题目。其实,题目是非常重要的,题者,额头也;目者,眼睛也。题目就好比是一个人最引人关注的面孔。题目与正文应该是表里映衬的,题目对正文具有提示、补充、注释等作用,所以不可轻忽。


这期陇诗月旦,海洋愿做一块土砖,抛入沉静的湖水,激起一点涟漪,以催发浦上的白莲红蓼,以唤起波中的游鳞潜蛟,为陇上吟坛增添一些活泼的气息。至于评论不得要领,赏析不分良莠,自分才浅识卑,在所难免,恳请诸位作者和广大读者垂示为盼。


2018年10月7日 星期日


Copyright © 2015-2015 甘肃省楹联学会(www.gsylx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金睿网络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金昌南路280号六楼 邮箱:GSYL20110801@163.com 官方微信公众订阅号:甘肃楹联(gsyl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