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甘肃楹联学会 >> 佳联妙对 >> 会员新作 >> 浏览文章

【五泉联社】第十七期:王进宝将军墓

时间:2017年10月23日 | 浏览: | 作者:佚名 |【关闭】 返回上一页

点评:

赵永杰,1993年生,甘肃文县人,中国楹联学会会员,甘肃省楹联学会青年委员会委员。

郭宝银,1993年生,甘肃平凉人,《甘肃楹联》编委,甘肃省楹联学会青年委员会委员。


王进宝(1626年—1685年)字显吾,平川区黄峤乡马饮水人。清顺治五年(1648)投军陕西提督孟乔芳部张勇标下,以精武功,善骑射,屡立战功。尤以平吴三桂养子陕甘右镇总兵王辅臣之功,为康熙所器重,加一等阿思哈呢哈番,授奋威将军,兼提督平凉诸军事。


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病逝于固原任所,次年长子王用予运父柩归葬西格拉滩青砂岘,春三月遴石工兴工建墓。原配孙氏病逝后合葬。座北向南,堪舆家称为“犀牛望月穴”,原立石坊三座,总长150米,宽20米,由南大门向北依次排列,上马石、旗杆石座、牌坊、龟形石碑座、石犴、石马、石羊、文官、武官石像等,有谕祭碑文四道,钦赐造葬碑文一道,神道碑铭一道。立碑规模宏大,石工雕凿精巧,为全国少见之将军墓葬,惜毁于文化大革命,坟堆封土为圆形,周长33米,高7米,向南7米处为首碑座及石坊。将军墓自葬后数次被盗,为保护地方文物,1992年甘肃省考古研究所等单位进行了挖掘清理。


日前,甘肃省楹联学会组织省内80、90后青年楹联爱好者,以王进宝将军墓为题,撰写了一批作品,来铭记这位陇上名将的赫赫功绩,并配以点评,刊发如下:

陈晓强

神武靖藩功再造;

高丘埋骨气长存。


赵永杰评:此联虽短气势尤佳,条理清晰,上联写王将军生前以平藩乱之功,素有“再造清室”之名,下联及墓,身虽死而气长存。立意虽无新奇,但联语精炼,对仗工整,不失为佳联!


郭宝银评:“神武靖蕃”紧切王之身份,“高丘埋骨”点名墓之主题。王功勋卓著,不论从王生时的清代,还是从历史时空的角度,影响破深,而王之气节,更是“长存”乡关。此联作为七言,在简洁的基础上能表达到位,囊括人物主要事迹和精神,已属不易,要比空洞长联好的多。


朱彦赟

陇上播来及时雨;

河西再造定军山。


赵永杰评:表意稍显不明,未见王将军之痕迹。


郭宝银评:“定军山”是诸葛武侯埋骨之处,以此衬托王的功勋,并点明墓之主题,不得不佩服作者巧思。王生平最大之功,乃平定平凉王辅臣叛乱,为康熙平定三藩建立汗马功劳,而此却不是作者的切入角度,作者将视角移到战乱的陇地,民不聊生,满目疮痍的场面,自然需要有人来整治。于是乎有“山东及时雨”之称的宋公明,就顺理成章地为王做了嫁衣,虽一为锄强扶弱,一为平定纷乱,但最终得出发点确都是为民生送上“及时雨”。此联用典不佻,以巧思取胜。


徐维强

百战功题麟阁上。

一抔土寂鸟声中。


赵永杰评:王以勇武平陕甘川各地叛乱,累功清庭,至乾隆帝犹念其功,悬画像于紫光阁。此联上联写功名,下联写墓冢,唯感下联用语平淡,对立意无所升华,“鸟声中”尤嫌草率。


郭宝银评:麟阁,即麒麟阁,汉武帝在未央宫建立的供奉汉臣的楼阁,指卓越的功勋或最高的荣誉。杜甫《投赠哥舒开府翰》诗:“今代麒麟阁,何人第一功。”上联以此典表明王在清朝的功勋和比拟汉之麒麟阁功臣。下联穿越历史的时空,立足于墓本身,有“鸟鸣山更幽”的意境,以动衬静,有“时光已逝,那人不在”之苍凉幽深。


王家安

砥柱干城,百战勋劳高冢土;

乌兰锦水,平川风雨洗残碑。


赵永杰评:上联写王将军百战之功,“砥柱干城”之语可见其功之高。下联以墓入手,切地,然立意用语均未见新奇。


郭宝银评:庄正典雅,简洁干炼,切人切地切墓切景。


朱金秀

平藩百战多,石证春秋犹不语;

报国一身许,风歌慷慨亦多情。


赵永杰评:此联题王将军尤显不切,拥平藩之功者非王一人,许身报国者亦甚蕃,上下两结表达空洞,立意稍显游离,多写虚而未作实处着笔。


郭宝银评:起句十字足以概括王之生平,可谓字字千钧。“石证春秋犹不语”一句,不紧想起谢青堂“山抛日月聊相戏,石证春秋只不言”一联。


王小石

雄魄镇关山,看草木峥嵘,三百年犹含剑气;

威名存海内,戍邦国安泰,九万里不再狼烟。


赵永杰评:气势尤佳,用语雄壮,用词对仗等无可挑剔,然着笔处虽可见王将军影子,终有不切之嫌,若置于其他相似人物墓亦无不可。


郭宝银评:力道十足,干净利索,读起来让人振奋。然下比个人感觉,有言过其实之处。如何把握人物联,赠贺联以及相关联作中对人物的评价极其赞誉之程度,个人以为:对于其事迹,应作客观评价,但对于品格操守,可适当提高。此处仅仅为泛泛而谈,具体如何,还待我们深思与在平时写联读联中体会。


武志信

从来铁马金戈,为生人立命,战功赫赫惊朝野;

此后残垣断瓦,替逝者含悲,河水汤汤念勇忠。


赵永杰评:颇有怀古伤今之感,作者似身处王墓前,对眼前景象而作此联。王生前戎马一生,安民报国,勇武豪壮,有赫赫战功于朝廷,奉谕建墓,有钦赐碑文,后由多种原因被毁被盗,仅剩断碣残碑,不甚凄凉,然其忠勇之气如汤汤河水,永不磨灭!个别用词稍显不精准,可再斟酌;起句“从来、此后”是否多余?


郭宝银评:上言王之功勋事迹,“生人”或为“生民”笔误,王百战功勋,不论于国于民,当得起张载所说的“为生民立命”。下言墓之现状,王墓被毁,不仅为逝者含悲,更应替生者含悲,为渐渐消逝的传统文明文化含悲。即使被毁,但王之忠勇,一直值得我们铭记。联语虽平实,却足以动容,正如某方家所言:语可不出新,但情不可不真。


徐维强


奇功铭史册,说身前跃马横刀,指顾三藩息祸乱。

英骨瘞乡关,爱眼下花开叶落,河山万里靖风烟。


赵永杰评:上联写功勋,下联写墓冢,脉络清晰,虽寻常字眼寻常立意,却得不寻常效果;生可息祸乱,殁而靖风烟,英灵永护河山,其褒赞尤甚。


郭宝银评:上联语气由舒缓逐渐加强,回顾王生平戎马生涯和平藩功勋。“跃马横刀”英雄形象全出,上结与起句“奇功”相呼应。下联由人转移到境,“花开叶落”看似平常,却让人想起英骨忠魂对“乡关”的眷恋。结句写实,一指王平乱使得河山既靖的事迹,一指当前的清平盛世。此联初看平平淡淡,细读则回味无穷。


朱彦赟

南征巴蜀,东战雍梁,戎马四十年,笑谈沙场军威远;

上报朝廷,下安黎庶,纵横九万里,坐看河山宦绩长。


赵永杰评:上下联起句自对,基本概括了王一生功绩,“南征东战”言其纵横之广,“上报下安”言其贡献之大;唯下结稍显平弱,未能对此联整体做出提升,但也无可厚非。


郭宝银评:起句十六字自对工稳,从细节处写王具体的功绩。夹述夹论,是人物联的惯常写法,却不见墓之主题。另外,我一直认为,楹联如现实悬挂,可不必太切,也不必面面俱到,联作可以和自然风景,名胜,祠堂,庙宇等本身的特点意境相互补充融合,达到有机统一。如面面俱到,倒显得太满,甚至罗嗦。是故,此联若悬挂于王将军墓地,也未尝不可。但是,作为纯文学创作,还是应该以切合主题为佳。


王小石

塞北易风霜,看碑碣零落,草木萧疏,尤恐忠魂栖月冷;

河西多猛士,思狄道挥戈,锦屏驻马,独留荒冢亦巍峨。


赵永杰评:此联以墓着笔,所用意象颇多,句中自对尚可,整体用语稍显凌乱,表意不甚明了,“栖月冷”、“亦巍峨”表意及对仗皆有商榷之处。


郭宝银评:开门点题,立足墓之本身状况。下联有所扩展,回忆王之生平,结句再次回到墓之主题,尤喜“河西思猛士”一句。吹毛求疵两点:自清康熙年间至今,平川能否以塞北称呼,值得商榷;二是“月冷”与“巍峨”对仗宽泛,虽然我认为意境情怀、言辞造句要重于对仗,但能用其他词替换,还是工整为妙。


吴生春


勋绩话忠魂,看陇右云天,尤记起蜀地挥鞭,秦川舞剑;

斜阳倚古道,问此间山水,何落得残垣断瓦,野草荒墟。


赵永杰评:此联有虚有实,虚实相生,从陇右至蜀地、秦川,写出王将军功绩,下联亦转悲,形成反差,与11联立意相似,用语平稳,未能出彩。个别用词欠佳,如下联“此间山水”句,“落得残垣断瓦、野草荒墟”应为王之墓冢,并非山水吧?


郭宝银评:上联由“勋绩”起笔,担负着扣题立意的作用,略比下联平淡。上已言其人其事其功其墓,下联笔锋一转,扩展出更为广阔的视角,对山水一问,令人深省,个中缘由不言而喻,但我想,作者应该是思考更深一层的原因,此处或涉及历史政治话题,再不作展开论述,任读者去思索。


郭宝银

应乱世而生,遇名君而幸,数千里猎猎尘烟,百战功勋昭皓月;

与青砂不语,问石马不言,三百年凄凄风雨,独留碑冢对斜阳。


赵永杰评:王将军将才生为乱世,而得康熙帝慧眼相识,委以重任,遂沙场百战虏敌以报,然墓冢却屡遭隳毁,唯遗青砂石马,对斜阳寂寂无声,无比凄凉。亦为怀古伤今之作,上下联对比明显,让人顿生悲凉惋惜之感,但不知王墓现状实情,不作过多评判。


郭宝银评:本人联作,简单说说思路:看到这个题目,我瞬间就想起了《好了歌》中“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生前不论多么的辉煌,终究不过黄土一抔。遂立足于此就迅速凑句,草成此联,上联写王生前功绩,下联写冢前荒凉,意为形成对比。奈何言不达意,没有写出所要的感觉,而且两结句俗熟,无甚亮点。


赵永杰


黑面生百战之名,挥鞭扫浊云,平乱以兵,雄威震远其千里;

紫光阁两朝尤重,奋武安清室,封圻于陇,大吏居高此一人!


赵永杰评:此联为本人所撰,下笔却不知如何及墓,故成题人联。王乃清庭重臣,楹联于清时为盛,清人之人物佳联甚多,本想仿清人而作此联,然功力不济,难得其法,游离法度以外,终为效颦之作。唯“黑面生-紫光阁”之对、“浊-清”借对或可取耳!


郭宝银评:人物联称佳。从王自身的角度和历史的角度两条线来论述功勋卓著,地位崇高。


郭宝银

碑碣生剑气,尽归说百战劬劳,两字勇忠,四十载君恩臣节,危局同支听角鼓;

功绩壮乡关,遥相看屈吴春嶂,摩崖石刻,一柱香云庆风清,精魂长峙共河山。


赵永杰评:起句则气势不凡,立意与以上多联相同,上联写王将军一生忠勇报国,曾力挽危局,下联写墓;若如此,将上下联起句调换是否更合理些,个见。此联分句较多,稍显拖拉,尤其“一柱香”句联意承接不当;另由整体判断此联依古四声,“碣”字处出律。


郭宝银评:本人联作,简述创作思路:以“碑碣”扣墓之主题,从而引出王之生平。良将的诞生,不仅是自身因素,时势的需要,也需依赖明主。王身为汉将,在清初能够手握重兵,身居高位,而君主不疑,同僚不忌,足见其气节与忠心,基于此,“君恩臣节”也就落到实处。三藩扰乱,山河破碎,我认为不仅仅是良将所能担负的,也倚靠于圣明之主的担当与决策,故而结句连贯“君恩臣节”而出,勉强能够自圆其说。下联则回到墓的主题,王是靖远人,葬在平川,也算英魂归故里,并且罗列与王墓同为平川八景的“屈吴春嶂,摩崖石刻”二景做照应,进而表明盛世清平之态。结句用“峙”是想表明王之忠魂如平川名山一般巍巍,有炼字之意,恐未达到炼字之效。


王丽娟

趁时而出、横刀而立,为求天下泰宁、百姓安康,良将令陕藩归寂,骁骑令蜀南平定;

抱任而终、望月而眠,欲让卒兵振奋、寇徒怯缩,三面有龟兽镇坟,四道有碑石告心。


赵永杰评:立意中规中矩,用语多有商榷之处。上联后两分句太拖拉,气韵不畅,完全可做一句处理,“归寂”佛教用语,死之意,用于此处尤觉不当;下联后两分句拼凑痕迹明显。全联多处对仗也显宽泛,宜再斟酌。


郭宝银评:上联写人物生平,下联写墓地本身。全联三组自对构成,可见文字功底。奈何有堆砖之感,部分用词稍有生涩,对仗稍有宽泛,不妨改作短联。

Copyright © 2015-2015 甘肃省楹联学会(www.gsylx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金睿网络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金昌南路280号六楼 邮箱:GSYL20110801@163.com 官方微信公众订阅号:甘肃楹联(gsyl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