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甘肃楹联学会 >> 陇联人物 >> 浏览文章

追忆:想起张元印先生

时间:2017年05月04日 | 浏览: | 作者:王家安 |【关闭】 返回上一页

联友们赠给他的嵌名联,落笔是“元印”二字

初识张元印先生,是多年前见《甘肃日报》一篇题为《农民作家张元印》的文章,因同样结缘楹联,故多了几分亲近。至今仍记得文中说起元印先生对楹联之痴迷,对学问之勤苦,对他人之热情。一些寻常小事,也令我这个后学至今动容。


后来,在不少媒介见到过先生作品,感觉格调正统,文辞工整,语言纯洁、真实。尤其是他创作了数以千计的“时评对联”,针砭时弊、鞭挞丑恶,堪称字字写史。看他这些联文,质朴中流露着火热的赤子之情,皆是来自坎坷生活提炼的佳作。我能想象他创作时的心境,因为他曾经说过,“这是文人的社会责任。”


在我编辑《甘肃楹联》之际,还未经先生准许,选刊过一点儿这类作品。谁知那时(2012年7月),先生已经作古,享年才66岁。得知这不幸的消息,是后来相识了庆阳的石含斌先生,听石先生讲述,让我更多了解到先生在联艺之外的人格魅力,只恨天人永诀,缘悭一面。


再后来,我受命编纂《甘肃对联集成》,亦是得石先生相助,联系到元印先生之子惠赠我两部先生遗著,遂得以通过墨香文字,与先生神交两行,也通过细读书间,进一步钦佩于他的才学、人品,更加感动于他身处拮据,付梓成编的艰辛。


原本生活极其贫困的家庭,偏偏出了他这么个不挣钱的“作家”,元印先生想着有生之年都没能力出书了。而为了不让他灰心,2001年,儿子外出打工去给父亲挣钱出书,不料施工时从六层楼上摔了下来,“当时摔的医生都不敢搭手”。贫病交迫之中,元印先生用血泪写下一首纪事诗:“儿坠六楼腰致残,忙神穷鬼苦相缠。病魔进户驱无药,作品出书几有钱。妻畏债人羞上市,我收信件怯回函。汗流浃背权当澡,浑躺片时算是眠。”


好在苍天眷顾,儿子死里逃生,但出书的愿景又成泡影。不忍心这对父子的儿媳妇挑起重担,没日没夜进城打工,终于凑钱买了一台电脑,卧病在家的儿子便自学电脑,一个字一个字把父亲的文稿敲进电脑,再等着他们又攒了点钱,总算历经艰苦,在父亲有生之年,为他版了《元印诗联文》第一集和第二集。当这两部书寄到我手里时,我是怀着几分悲凉、十分敬重的心情,从书中挑选了许多作品收入《甘肃对联集成》,也算为后来人保存一些资料,让大家记住这个艰难不易的家庭和那位饱经沧桑的老联家。

饱经沧桑的老人,满脸折痕,满头白发

由于经常发表作品,元印先生渐渐被人知晓。庆阳电视台还曾给他做过一期《农民作家张元印》的专题片。在镜头里,满脸折痕的这位老者,总是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穿梭于黄土塬间……这是元印先生的真实写照。据我所知,多年来,他一直坚持同以镇原为核心的陇东地区联家们的切磋交流。经济拮据,坐不起班车,他就经常几十里路都是骑自行车、背着干粮去;没钱请大家去茶楼、酒店座谈,他们就约好每个月的集市上自带干粮、互相见面,围着一个卖农具的小摊,三五个人便开启了一场诗联文化的街头“沙龙”。而这样的“楹联集市”,在元印先生的带动下,一办就是数年。因此在镇原,乃至庆阳地区,多年来一直有一群诗联爱好者,围绕在这位老者周围切磋琢磨。记得石含斌等几位陇东联家都给我说起,他们均曾感知于先生在诗联方面的诸多教诲;记得在窑洞里苦学楹联的农民联家张万鹏也给我说起,他就是在赶集时看到一群不买东西却在讨论诗联的“怪人们”,被吸引过去后,他因此得到先生的悉心指点……楹联艺术,就这样在一个乡间集市传承开来,而传承比创新更为可贵。

他每次都就这样骑着车,去参加“楹联集市”

2014年9月,省楹联学会召开第二次会员代表大会,在学会工作报告中,有这样一段话:“学会走过这二十八年的历程,凡有成功之处,往往也是因为一批批可用可信可靠的人才,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可喜的是,经过多年的历练,一大批在全省乃至全国有影响力的楹联理论家、楹联创作家、楹联书法家和楹联活动家在陇原大地纷纷长成……李树棻、成守铭、郭嵘年、张元印等老同志以身垂范,为后辈树立了典范。”将元印先生写进工作报告,树立为“以身垂范”的老联家典型,是因为我们不能将这位可敬的老者忘记,尽管他就是一个黄土高原上最普通不过的老农民。他居身不过陇亩,但凭借一腔热血,以教化为己任,传楹联星星之火,我以为这要比发表多少作品、获过多少奖项、刊印多少“大部头”更值得称颂。故而在省学会成立二十八年首次进行先进表彰时,大家一致同意,同其他三十九位已故陇上知名联家一起,追授张元印先生“甘肃省弘扬楹联文化先进个人”荣誉称号。这算是一项迟来的荣誉,但想必先生在天有灵,应该也会欣慰。


“灯作伴,书作师,夜作昼,一生奋斗;纸为田,墨为种,笔为犁,四季耕耘”,这是元印先生晚年写给自己的一副联。他生前常与人说,当官、做生意尽管也有本事,但他更热衷于这点不起眼的文字,他能乐在其中。因此即使后来因常年点灯熬夜写作,一只眼睛失明的他,也能乐呵呵地说,“感谢老天爷还给我留了一只”。


元印先生身前曾坦言,“在文学大家庭里,我仅是一个小孩子。小孩子说错了话,欢迎大人们批评指正。这些‘大人’也包括二十二世纪以后的老师在内。因为社会是发展的,我相信后世人可做前人之师。我不求众位大人对我谅解,我只求众位老师帮我纠错。大家应本着对后世负责的态度,不必顾及我个人的面子和声誉。”这是他的谦逊之言,也是真诚之言。一位年近七旬的老人能有这样的胸怀和见识,实在难能可贵。这些文字,让我看到了一个性格鲜活、率真质朴、意志坚定的老翁,他人已故去,但他精神不死。

 

2015年清明初稿

2017年谷雨后再改


他的许多联都是农活之余,蹲在地头写成的

多年累积的手稿,就简陋地堆放在一个箱子里

元印先生成堆的手稿,都写在别人用过的作业本背面

中国楹联报连载着他的”时评楹联“

元印先生的各种奖状和证书,上面是一层淡淡的尘土

1999年,中国楹联学会颁发的会员证



镇原县作家协会在张元印先生追悼会上的悼词摘录——

 

张元印同志生于1946年8月,镇原临泾乡石羊村人,小学文化程度,农民。中国楹联学会会员,华夏诗联书画院研究员,甘肃省楹联学会会员,镇原县作协名誉主席。2012年7月6日,因病医治无效逝世,享年66岁。


张元印同志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自幼历经磨难……但仍坚持勤学不辍,嗜书如命……酷爱文学创作,潜心钻研……20多年来,先后创作对联6000多副,古体律诗1000多首,加之杂文感言超过百万字,先后自费出版《元印诗联文》两集。


……没有许许多多普通而坚韧的民间作家,就没有镇原浓厚的文化传统和良好文化氛围,艺术积淀就缺乏浓度和厚度。


……我们要向张元印同志为后世留下弥足珍贵的文学艺术、精神财富致敬!


一个质朴的老农民,黄土高原上远去的背影

图片部分来源庆阳电视台《农民作家张元印》专题片

Copyright © 2015-2015 甘肃省楹联学会(www.gsylx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金睿网络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金昌南路280号六楼 邮箱:GSYL20110801@163.com 官方微信公众订阅号:甘肃楹联(gsyl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