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甘肃楹联学会 >> 陇联人物 >> 浏览文章

陶琦:学联往事难忘怀

时间:2017年05月04日 | 浏览: | 作者:佚名 |【关闭】 返回上一页

陶琦近影


按照省楹联学会的工作安排,近日,记者专程采访了甘肃省楹联学会理事、甘州区诗词学会常务副会长陶琦。陶琦抑制不住兴奋和自豪,激动地向记者讲述了他当年学习、研究楹联的几件往事


父亲引他入联途

陶琦说,他走上文学之路,喜爱上楹联这种独特的艺术形式完全是受到家庭的影响,特别是受他父亲的影响。


陶琦出生于张掖北郊一个名叫白塔村的书香之家。他们家代代都出读书人。曾祖父陶学诗是清宣统元年(1909年)乙酉科拔贡,是当地有名的大文人。现在张掖一代还流传这样的民谣:“陶学诗的文章,李源逢的字,南华宫的牡丹,丁家娃的戏。”将其诗文誉为当地代表性艺术之一,其影响可见一斑。祖父陶廷杰念过私塾,也识文断字,有很好的文学修为,但他去世早,陶琦无缘受教。父亲陶义尧,高小毕业,文化程度不高,但他有多方面的才艺,书法、文学、珠算、中医都很喜爱,且样样精通。其职业是乡村医生。他也是他们那个村名副其实的“文化名人”。这种家庭环境对陶琦的成长影响很大。在陶琦的记忆里,他的父亲待人很热心,总是忙。四方乡民谁家若有大小之事要他帮忙,只要人家招呼一声,他都乐于帮忙,且分文不取。这些人中,有前来求医问药的,有请他收礼记账的,但更多是求他写字写楹联的,特别是逢年过节时,他们家可以说是门庭若市。陶琦说,他父亲的这些事迹,在他幼小的心灵留下了非常深刻而美好的印象。当时他就暗下决心,要好好学习,将来长大也做个像父亲那样的文化人。


陶琦(右二)同河西联家合影


陶琦还说,除此之外,他父亲还善讲故事。他在刚上初中时,父亲给他讲过一个楹联故事,对他影响很大,他至今难忘。也正是因为父亲的这个楹联故事,他从此喜爱上楹联这种独特的艺术形式。故事是这样的:说是在大清咸丰年间,八国联军打进北京城,清政府求和。在谈判桌上,一位自诩“中国通”的德国人出了个“琴瑟琵琶八大王,王王在上”的对联挑战,说是若中国人对上了,一切可谈,若对不上,一切乖乖听他们安排。这个对联难度确实非常大,当时,一开始,中国官员无人能对,场面很是尴尬。后来,终于有位有胆有识的中国官员挺身而出,对出下联反击,句云“魑魅魍魉四小鬼,鬼鬼犯边。”由于这副对联构思巧妙,针锋相对,最后,那位傲慢的德国人也心服口服,再不敢小瞧中国人了。讲完故事后,陶琦的父亲还问小陶琦:“娃子,这副对联,当时如果我们中国人对不上,情况会怎样?”小陶琦说:“那当然是我们中国人在外国人面前丢人了!”陶琦父亲说:“对呀,看来,一个人不论干什么事情都要有真才实学,不然,别人就会随便欺负你。”这在物质和精神都很贫乏的那个年代,这算是大学问。小陶琦被他父亲的楹联故事搞得兴奋的睡不着觉。第二天到学校还马上讲给同学听。那时他就被同学们当作学识渊博的人来崇拜和效仿。这是陶琦最早接受的楹联方面的启蒙教育。由此他喜爱上了楹联这门独特的艺术,也在他幼小的心田播下了楹联的“种子”


陶琦说,父亲的教育后来也收到了良好的效果。1989年,陶琦考上了他家乡的大学---张掖师专中文系,也成了他们那个村子里为数极少的大学生之一。


陶琦编著的诗联著作



助教为乐奠基础

由于学的是师范类专业,1991年7月毕业后,陶琦就被分配到当地一所偏远的乡村学校任教,在那里度过了11个春秋。


教书育人的事,既是科学又是艺术,是不太好搞的,搞好就更难。常常为了上好一堂课,往往要动好多脑子,费好多心思。结合语文教学,陶琦千方百计查找资料充实教案,以调动学生学习积极性。他在教学中留意到,学生对楹联感兴趣,正好他也有这方面的爱好,所以,他就想法设法查资料,把楹联引进课堂,有意给学生传授一些楹联知识,介绍一些楹联作品。


陶琦(右)参加全省楹联工作会议


当年陶琦搞得“一课一联”活动就很受学生欢迎,他就是想尽办法,每堂语文课上给学生介绍一副对联。对联老师找,学生也找,一般要求与所学课文有关,实在找不上与课文有关的楹联,那就找励志、惜时等方面的。比如,他为了鼓励学生多读书,多关心国事,他就给学生介绍明代学者顾宪成的“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这副名联,为了让学生务实,他就背诵毛主席在《反对党八股》一文中引用明代大文豪解缙的名联“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学习《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介绍大诗人杜甫,他就给学生介绍这副楹联:“草堂留后世;诗圣著千秋。”讲到《出师表》,介绍诸葛亮,他就给学生介绍这副楹联:“志见出师表;好为梁甫吟。”讲到《岳阳楼记》,介绍范仲淹,他就给学生介绍这副楹联:“四面湖山归眼底;万家忧乐到心头。”诸如此类,学习《聊斋志异》上的文章《促织》,介绍蒲松龄,给出楹联:“写人写妖高人一等;刺贪刺虐入木三分。”学习《<指南录>后序》,介绍文天祥,给出楹联:“犹留正气参天地;永剩丹心照古今。”介绍屈原,给出楹联:“何处招魂,香草还生三户地;当年呵壁,湘流应识九歌心。”学习《鸿门宴》,介绍司马迁,给出楹联,“刚正不阿,留得正气冲霄汉;幽思发愤,著成信史照尘寰。”学习《琵琶行》,介绍白居易,给出楹联。“枫叶四弦秋,怅触天涯迁谪恨;浔阳千尺水,勾留江山别离情。”……


陶琦(右)和联友们交流鉴赏联墨作品


“上世纪九十年代,图书资料少得可怜,也没有什么网络,查找资料远没有现在这样方便。所以,为了查找这些资料,我是倾注了很多的心血。”陶琦如是说。除此之外,陶琦还给学生讲过一些有趣的联话,抄写过如“南通州北通州南北通州通南北;东当铺西当铺东西当铺当东西”、“假山石畔栽真树;死水池里养活鱼”、“赤面秉赤心骑赤兔追风驱驰时勿忘赤帝;青灯观青史仗青龙偃月隐微处不愧青天”诸如此类的趣联。就这样,陶琦在多年的教学活动中,见缝插针给学生传授楹联知识,介绍楹联作品。他上课讲楹联,考试考楹联,业余抄楹联,学生毕业时赠楹联。这方面他记住了不少联语,也积累了不少资料。这个活动,陶琦从教11年,坚持了11年,一直乐此不疲。通过这种潜移默化地学习,实际是师生都受了益,学生学语文的积极性提高了,语文素质提高了,陶琦也慢慢地掌握了制联的一些要领,为以后创作楹联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张掖大佛寺楹联


谈到楹联创作及成绩,陶琦非常谦和地说:“我虽然很喜欢楹联,但做出的成绩太少,这么多年就编过一本《大佛寺诗联选》,总共才创作和发表过300多副楹联作品,也参加过一些征联比赛得过几个奖,有几副对联刻挂于张掖的湿地公园,给《甘肃楹联集成》编辑部提供过张掖方面的楹联资料,仅此而已,和陇上其他联家相比,简直不值一提。尽管如此,我还是非常喜爱楹联这种艺术形式。”他的话和为人一样谦虚,但熟知情况的人知道,陶琦在楹联沃土中一直勤奋耕耘,而且取得了不少成绩。近年来,他组织或策划了张掖大佛寺、甘州湿地等征联活动,在省内外都产生了广泛影响。尤其是他历时数年编纂的《大佛寺诗联选》,将张掖名胜大佛寺历代楹联作品进行搜集整理,保存了珍贵的河西楹联文献资料。

说起今后的打算,陶琦充满自信说,我作为省楹联学会理事,今后,首先要不断学习,不断与外界交流,提高创作水平,创作出更多更优秀的楹联作品,以身示范。其次,就全省来看,河西地区楹联事业还比较薄弱,张掖市就更薄弱,目前还没有一家楹联组织。为此,他正在会呼吁有关部门,适时在甘州区成立楹联学会,以吸引更多的楹联爱好者,共同努力,为振兴河西楹联事业尽点绵薄之力。


Copyright © 2015-2015 甘肃省楹联学会(www.gsylx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金睿网络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金昌南路280号六楼 邮箱:GSYL20110801@163.com 官方微信公众订阅号:甘肃楹联(gsyl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