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甘肃楹联学会 >> 联坛动态 >> 全国联坛 >> 浏览文章

流阴逝景不可追——2016,中国联坛逝去的先生们

时间:2016年12月27日 | 浏览: | 作者:佚名 |【关闭】 返回上一页

又是一年岁终盘点,又是一年旧雨凋零。

诚如去年编者所言,自1984年中国楹联学会成立,如今已而立之年,当年多少风华正茂的青年,今天也成了两鬓发白的老者。

岁月催人老,他们的离去,也许是无可奈何的现实——


赵西林

联界职务:中国楹联学会顾问、贵州省诗词楹联学会原会长

流阴逝景不可追——2016,中国联坛逝去的先生们

赵西林先生

农历丙申年的春节尚未到来,赵西林先生就撒手人寰,成为已知2016年,楹联界当年第一位逝去的先生。

赵西林,贵州贵阳人,历任大学校长、副市长等职。退休后转到楹联事业,也是一名早期颇有成就的“联官”,历任贵州省诗词楹联学会会长,中国楹联学会顾问等。2016年1月7日逝世时,享年86岁。2014年,中国楹联学会成立三十周年纪念大会上,赵西林被授予第二届“全国联坛十老”荣誉称号。自上一年上海丁锡满、广东李五湖之后,他已是第二届十老中,第三位逝去者。不禁欣慰中联会评选这届十老之及时,也不禁感慨岁月不饶人之愁苦。

阎 肃

联界职务:一名联坛好友

流阴逝景不可追——2016,中国联坛逝去的先生们

阎肃先生拍摄的春晚海报

不少人会疑惑,阎肃先生在文艺界确实名气很大,为何要列入联坛阵营?况且编者能查到的资料,他甚至在联界没有什么职务,逝世前最近一次在联坛露面,是2014年中国楹联学会已故孟繁锦会长追悼会上,当时中联会发布的消息,称他是“著名老艺术家、孟会长生前好友”。熟不知,就是这层“好友”关系,本不是联坛中人的阎肃先生,也为楹联事业奔波不少。

在他逝世后,中联会副会长叶子彤先生写下一副长联哀挽:“硕学鸿文弘国粹,每忆及新春使者送春联,钦公进荐之德重道高,赤情同仰;致诚举踵叩梅魂,最难忘椽笔主人飞笔势,哭此讣闻矣星沉月落,苍宇共悲。”其中提到“新春使者送春联”一事,那正是令人难忘的2005年春晚上,来自全国各地的主持人送上一副副描写当地特色的春联,构成“新春大联欢”的主题,成为当今楹联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而鲜为人知的是,那次送春联的沟通联络之人,正是孟会长原在空军的好友阎肃先生。此后多次春晚楹联活动,阎肃先生都曾通过他春晚文化顾问的身份进行沟通协调。记得2011年春晚征联,他还上台公布了其中一条出句“五十六朵花开,五光十色六合春”,他一如既往地神采奕奕,表情手势都很到位,令笔者记忆犹新。

对于阎肃先生众多头衔和荣誉来说,称他为“一名联坛好友”似乎微不足道,但他为当今楹联事业做过的这一重大贡献,又足以称道是一位真正的“好友”。

孟传生

联界职务:中国楹联学会顾问、黑龙江省楹联家协会原主席

流阴逝景不可追——2016,中国联坛逝去的先生们

孟传生先生

2月26日,北国的寒风依然凛冽,黑龙江联坛的旗手人物,黑龙江省楹联家协会原主席孟传生先生因病在哈尔滨去世,享年87岁。

孟传生先生是黑龙江联坛的主要开创者之一,1998年,他组织创建了黑龙江省楹联家协会,同时担任该协会首任主席,直到2014年底,由于担任省政协副主席领导岗位,他积极响应政策号召不再担任协会领导。领导黑龙江联坛期间,他出版了个人作品集《诗词楹联选》,主编了《黑龙江当代楹联作品集》(一至三集),组织了大量楹联主题活动,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他的努力下,黑龙江楹联家协会也是全国为数不多,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享受与文联主管各大艺术家协会同等待遇的楹联团体之一。并且在弥留之际,他还始终关心挂念着《黑龙江省对联集成》的出版工作。

在黑龙江省楹联家协会发布的讣告中写道:“他为黑龙江省的楹联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陈文增

联界职务:中国楹联学会理事、河北省楹联学会原副会长

流阴逝景不可追——2016,中国联坛逝去的先生们

陈文增先生

定瓷“孩儿枕”享誉世界,而大师陈文增,更是铭刻于定瓷史册。

陈文增,河北曲阳人,身前因四十年探索恢复定窑烧造工艺而享誉世界。个人也荣获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等殊荣,被业界称为“名窑复兴时期中国定瓷之父”。

在潜心定瓷烧造技艺的同时,陈文增热心于书法、诗联,也是一位“诗联书画”四绝一身的名流。他以楹联书法家的身份经常参加各类楹联活动,并担任河北省楹联学会副会长、中国楹联学会理事等。在他的策动下,定瓷方面曾举行过数次全国性征联活动。陈文增先生,亦算是当今联墨双修的代表性人物之一。

常治国

联界职务:中国楹联学会原秘书长、副会长

流阴逝景不可追——2016,中国联坛逝去的先生们

常治国先生

9月2日凌晨1时,刚刚卸任中国楹联学会副会长满两年的常治国先生在北京病逝,终年75岁。诚如中国楹联学会讣告所言:常治国先生是中国楹联学会的资深副会长,为中国楹联事业的传承和发展付出了很多心血,做出了突出贡献,他的去世是中国楹联界的重大损失。9月9日上午,中联会在北京召开常治国先生追思会。与会人员评价说,担任中联会副会长、秘书长、顾问委员会副主任近三十年,他为学会做出了巨大贡献,他是楹联事业发展的功臣,也是楹联人学习的榜样。

在京参与中联会工作近三十年,常志国先生有很多业绩值得称赞,编者以为其中有两点最不应忘却。一是在上世纪初期,当中联会面临种种纠纷与矛盾的情况下,常志国先生临危受命担任秘书长,坚持开展了许多工作;二是近年来为人熟知的《联律通则》,是在他的主持下起草修订的,尽管对这部通则还有不少争议,但其总结千年来楹联创作规律,给传统语境式微下的芸芸大众一个创作楹联的基本遵循,其非常意义也是显而易见的。

宋韶仁

联界职务:中国楹联学会原秘书长、副会长

流阴逝景不可追——2016,中国联坛逝去的先生们

宋韶仁先生(右)

同常治国先生一样,92岁高龄逝世的宋韶仁先生,历任中国楹联学会副秘书长、秘书长、副会长、顾问等职,也是当今联坛曲折与繁荣历程的重要参与者、见证者之一。他亦是第四位故去的第二届“全国联坛十老”。

宋韶仁先生是中国楹联学会的发起人之一,参加过成立大会,并担任过筹备小组有关工作。庆幸的是,编者曾收藏有一份他曾经保存的首日封。那是中国楹联学会成立大会上印发的首日封,上面题写着中联会一代会二十余位代表的姓名。如今,打开这个首日封,睹物思人,当年签名的二十余人,已经大半故去,怎不教人感慨。

宋韶仁先生逝世后,曾经与他共事多年的现任副会长刘太品先生写有一挽联:“先生曾著最先鞭,忆昔风霜同路,唏嘘未已;学会应专一学字,思君金玉良言,感慨独深。”上联回顾往事,应是恳切之言。而下联提到的“学会应先突出一个‘学’字”,本来是天经地义的事,如今却成了稀缺理念。宋韶仁先生的这一席话,值得现在许多楹联学会负责人深思。

王登科

联界职务:中国楹联学会理事、新绛县诗联学会会长

流阴逝景不可追——2016,中国联坛逝去的先生们

王登科先生

提起山西运城,楹联界无不称赞,而运城最耀眼的两颗“明珠”,便是目前全国仅有的两个“中国最佳楹联文化县”闻喜和新绛,而王登科先生,则是新绛楹联事业的“领头羊”。

王登科先生的履历和全国大多基层楹联团体负责人一样,“县里干过一官半职,退休后热衷诗联,还能亲自写上几笔”,但不同的是,他更具敬业精神,怀揣着一份对楹联事业的热爱之心,多年来他带领新绛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县,成为全国联坛瞩目的焦点。在他逝世后,运城楹联界“主帅”岳民立先生回忆说:“这位痴迷楹联文化事业的重量级人物是工作狂,楹联狂,联墨狂。”的确,他率先在新绛组建“联律宣讲团”,楹联组织实现“全覆盖”,建立“普天红”楹联产业,成为全国楹联教育先进典型,打造“全国最佳楹联教育学校”,建成了10条楹联文化街、10多个楹联文化示范点……新绛到处可见楹联的影子,可见王登科的努力。

王登科先生是最底层楹联沃土上,一直默默耕耘,直至牺牲于田埂的“老黄牛”。

结 语

赵西林、阎肃、孟传生、陈文增、常志国、宋韶仁、王登科……从2016年中国联坛逝去的这些先生们身上,我们总能归纳出一些共性:品德高尚,热爱艺术,无私奉献,追求理想……

同时,这一年里,还有许多来不及细说、也已经逝去的前辈、同仁:

山西省楹联艺术家协会副主席赵武(2月23日,57岁)

上海楹联学会顾问田遨(3月4日,98岁)

平凉市楹联家协会名誉主席柳城嵘(3月25日,78岁)

广东楹联学会原副会长郭集展(6月17日,79岁)

四川罗平县楹联学会原会长张云贵(7月31日)

甘肃省楹联学会理事魏治国(12月4日,80岁)

中国楹联学会顾问刘艺(12月24日,86岁)

……

他们都是一样的可爱可敬,他们的音容笑貌也都历历在目,他们为当今楹联事业所做的点点滴滴,也都永久怀念。

一年终究过去。新年依然美好。

只是同道中人,难免相惜。

不禁再借用一句古诗引发感慨——流阴逝景不可追!


Copyright © 2015-2015 甘肃省楹联学会(www.gsylx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金睿网络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金昌南路280号六楼 邮箱:GSYL20110801@163.com 官方微信公众订阅号:甘肃楹联(gsyl2015)